您好,欢迎来到金属加工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高端访问 > 什么是中国工匠?手工打磨核心部件,精度达到0.002毫米

什么是中国工匠?手工打磨核心部件,精度达到0.002毫米

http://www.b2b.hc360.com 中国金属加工网 信息来源:Author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8日浏览:12728

 

image.png

 
  384400千米,地球到月球的平均距离。0.004毫米,亚洲最大的全向转动射电望远镜“天马”驱动系统的装配精度。当“嫦娥四号”朝月球背面飞去时,“天马”望远镜正在为这场“落月”之旅指明着方向。
 
  夏立:我们所有的精度是达到微米级精度的,这就是我们(工作)的常态。
 

image.png


 
  上海65米“天马”射电望远镜在建成时,性能达到“世界第四 亚洲第一”。夏立负责方位俯仰传动装置的装配任务,该装置是控制天线转动的核心设备,直接决定了65米天线的指向精度。
 
  夏立:(天马)终端的要求是0.004(毫米),如果做到0.005毫米,10个月亮也找不着了。
 

image.png


 
  精准指向的核心是个小小的钢码盘,就算用最先进的磨床机器加工后,精度也只能达到0.02毫米,而夏立打磨到了0.002毫米。
 
  夏立:第一个就是我们的时间节点的难,全国同时有上千家的厂家在做这个项目,如果是因为我们单位或者我个人的这个问题,做不出来了,那这个项目上千家厂家同时都要耽误时间,所以这个也是不允许的。
 

image.png

 
  难上加难的是,他所要装配的是定制产品,只有唯一的意见,不允许出现任何闪失。
 
  夏立:这个产品只有唯一的,它不允许我出现失误,当时钢码盘设计师给我的时候,他临走的时候跟我交代了一下,他说你千万别给我弄坏了。钢码盘直径大概有不到一尺(不到约0.33米),厚度大概在是10毫米,它的光洁度特别地高,是镜面的。他说你千万不要把刻线那个位置划伤,一点儿划伤都不允许有。
 

image.png

 
  钢码盘的输出要求小于0.002毫米,机器研磨反复试验也只能做到0.02毫米。夏立主动提出要通过手工打磨的方法试一试。
 
  夏立:他们当时也觉得挺冒险的,领导包括我们的设计师就一直在追问我,说夏师傅你有没有把握,我说我有把握。
 

image.png

 
  技术与工期的要求使得夏立没有哪怕一次的失败机会,为了找到可行且能一次成功的工艺操作施工方案,白天夏立到处查资料,晚上回到家就在书房里苦苦钻研。夏立拿出一套完整的工艺方案,交给全体技术负责人去论证。
 
  夏立:打磨的时候它最难的不是我的手感上每一个磨的点,最难的是什么?是数据的分析。它的打磨面积很大,直径不到三百毫米,它的宽度大概是在2.5(厘米)左右的距离。这个面积我得知道哪个地方是高的,哪个地方是低的,这个是最难的。
 
  复杂的数据分析完成后,再去打磨的时候,就全凭夏立的手感和技能了。手稍微重一点会过紧,手的力量不够又达不到精度要求,而采用传统手工打磨的工艺方案又出了新的问题。
 
  夏立:开始打磨的时候,是用的刮研的方式,但是刮了一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发现这个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image.png

 
  传统的手工打磨从技术角度进行得通,但从时间周期来讲,却是行不通的。夏立当即否定了自己亲手写的方案。他在苦思冥想,还有什么稳妥的方案能够既保证精度又提高效率呢。就在不经意间,一个意外的发现令他喜出望外。原来,他闲来无事时有一个特殊爱好——玉石雕刻,如今,这个爱好派上了用场。
 
  夏立:玉石雕刻机,它那种小磨头儿已经达到我每下刀一次的那个去除量,是能够满足我的要求的,我们采用电动的就是我们传统的钳工装备,这种打磨方式的话都是手工,通过一些砂纸、油石、刮刀还有研磨剂之类的这种方式,但是不能局限于传统的方式。

    就说要在这种传统模式上,为了满足现在生产的这种节奏,要采用一些现代的方式,后来我发现,有这种电动打磨机的工具,后来我就把它买回来以后,去尝试,这种效果是非常好的。一小点儿一小点儿,就跟挑花儿似的,碰到一下马上就得一小抬手。这个小手腕一抖一抖的。
 

 

image.png

  工艺方法找到了,夏立还需要一个无人打扰、绝对密闭的空间进行操作。
 
  夏立:后来找到了一个密闭空间,那个屋子是放置专用的测量设备的屋子,那个屋子的地形设计当时是专门都有一个防震的那个设备下面,就全部采取了防震处理。
 
  夏立把其他人都轰了出去,一个人在小屋里,连续研磨了整整三天。每个人都心怀忐忑,夏立师父能成功吗?在反复的研磨尝试中,夏立凭着多年积累的经验,寻找到了那一次无法言说的偶遇。
 
  夏立:我一推门就冲我们的设计师说,来来,进去看看吧。后来打上表,设计师一看,他说终于出来了。后来这个产品装到上海去以后,现在已经运行了有几年了,一直反馈都比较好,所以这也是我在里边的一个贡献吧。

分享到:0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 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我要评论】 【全部评论(共0条)】

  • 还可输入(1000个字符)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金属加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精华访谈

菲尼克斯电气顾建党:赋能全电气社会,为实现碳中和贡献力量

  2020年,菲尼克斯电气集团发布了“赋能全电气社会”的战略,请您谈谈相关[更多]

历经疫情大考,深圳科卫如何成为国内服务机器人产业“后起之秀”?

疫情期间,由于线下面对面服务大幅减少,智能接待、无人配送、无人零售等需求[更多]

专访科聪王文伟:专注导航控制系统,科聪抓住行业机遇引领突破

近几年,移动机器人市场始终火热,这与行业内部的技术革新与成本下降有着直接关[更多]

施耐德电气徐韶峰:布局"双碳",绿色能源管理应对新型电力系统三大挑战

  为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国提出要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更多]

苏学成:我是怎么走上机器人研究之路的?

​从1986年起,至2008年退休,几十年来,我一直是搞机器人的。对于我们这类学[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