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属加工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高端访问 > 山东博特精工:专注于基础零部件领域 引领关键功能部件国产化

山东博特精工:专注于基础零部件领域 引领关键功能部件国产化

http://www.b2b.hc360.com 中国金属加工网 信息来源:互联网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3日浏览:665

QQ截图20180711140422.png

全国机械工业经济形势报告会在北京铁道大厦召开。山东博特精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保民赴京参加了本次报告会。报告会期间,李保民董事长就博特精工前三个季度的生产经营形势和下一步的发展规划、行业发展的现状以及国内外市场的形势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首先想请李董介绍一下博特精工前三个季度的生产经营情况,另外就是请李董介绍一下公司的四大主导产品的各自占比情况。

李保民:前三季度,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和整个机床工具行业的整体形势相似,比好的企业稍微差一些,比差的企业稍微好一些,企业整体运行情况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和去年相比,基本上持平。

从产品结构角度来讲,公司的几个主要的产品是滚珠丝杠、直线导轨、高速主轴,还有我们原来的传统产品。应该说滚珠丝杠、直线导轨、高速主轴这几个产品相比较,滚珠丝杠、高速主轴是增加的趋势,特别是高速主轴,增加的量比较大,从市场开发到形成产能、形成品牌效益,这个过程公司已经走过了,慢慢的大家对这个产品信任度在提高,有一部分产品正在形成替代,原来进口的产品比较多一些,现在慢慢的开始用我们的产品替代进口。从规模的角度来讲,这几种产品的比例大概在45%,20%,20%,15%。

记者:我们知道,博特精工是致力于关键功能部件的研发与生产的,我们想请李董谈谈这个行业目前的现状是怎样的?您认为这个行业要取得进一步的发展还需要做哪些工作?博特精工目前所取得的成绩又是怎样做的?

李保民:我们这个行业目前的情况,用我们行业领导总结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既不大,也不强”,总的趋势是这样的。这几年我们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随着整个机床工具行业的发展,我们的配套能力、配套的质量、水平都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但是比较起来我们仍然还是处于一个中、低端的水平,高端被国外占领的情形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所以说这个行业现在目前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这个压力体现在什么地方呢?我认为就是,上有堵截,下有追兵。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高端产品随着产能的提升,自然而然的就要向高端方向走,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那么国外产品正好向下行,什么意思呢,就是国外产品为保持市场占有率,或者形成对国内行业的围堵吧,可能要在营销策略上要加大这方面的力度,那么最有效的一个办法就是,原来价格差距比较大的产品,现在可能要小一些,要缩小价格上的差距,因为他(国外产品)有较好的品牌影响力,那么厂家的选择余地就比较大一些,这对我们是比较大的一个影响。那么另一个方面呢,从低端的角度,因为我们国内这个行业里面,“散”、“小”比较突出,所谓“散”、“小”,就是厂家多、产量低,比较分散,集中度不高,比如我们行业,国内差不多80余家生产厂家,这在国外是少有的情况,所以这种“散”是一个必然的现状。那么“小”,就是各个厂家规模都不大,像我们国内前几家比较大的(厂家),也就在2个亿左右的规模上。所以总体的来讲每个厂家也不大,虽然你是国内的龙头企业,但是整个产量和国外比起来,还是非常小的。这样呢,上面是“围堵”,下游这些小的企业最主要的手段是价格,整个市场价格体系在竞争方面就比较乱,对我们几个骨干企业来讲,可能就形成了另外的压力。这个行业,面临这个形式,如果要想取得一些真正的突破,还必须在其他方面有一些改变。首先是对机床的研究、工艺手段、设备能力的提升方面,其次是我们国家的产业政策要关注和调整。但是,这有一个过程,因为我们原来的差距,和国外比,特别是装备水平的差距、工艺水平的差距和基础原材料水平的差距,应该说还是相当大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要想在短期内改变这种现状,可能会不现实。所以说,在这方面还需要我们一步一步地、脚踏实地地去做、去坚持,才能真正的改变,实现质变。所以我觉着未来几年或者3-5年想有个大的改变也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我们在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去提高,如何去找到每个企业、我们这个行业生存发展的空间,这是下一步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和面对的现实问题。

记者:今年机床行业表现的不佳,前三季度同比一直呈现负增长态势,博特精工是如何应对这一局面的?具体采取了哪些措施?

李保民:我们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的发展是随动的,是紧密型的。机床行业和我们国家装备制造业的水平也是联动的,整个装备制造业,特别是几个大行业,表现比较好的是汽车行业,13年是增长的,而且有较大幅度。其他的几个行业,如工程机械、造船等行业下降的比较厉害,我们这个行业下降的比较厉害。其实这都是装备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是国家工业的基础,都需要机床,它的这个变化直接导致机床需求的变化。那么,回头来讲,需求的下降其实就是过剩的表现,这两天我们开会也讲,投资、出口,都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关键,现在国外需求不行,出口就下降,投资降下来了,内需又不能有效提升,这就造成整个过剩的局面。那么过剩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产能的重复建设。大家都是产品趋同,同质化,没有形成一个高中低多层次的需求体系、供给体系,高端的你满足不了,那么大家都到中低端去争,肯定就会出现过剩的局面。那么从我们企业来讲呢,我们原来主要是面向机床厂家,前几轮的变化一直是和我们机床行业同步,机床行业好我们也好,机床行业不好,我们也不好,虽然我们试图从根本上改变这个现状,但是由于多年养成的思维、工作环境、工作习惯、布局等,很难一下子转变过来。现在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再一次出现,我们提早在做一些工作,一是要调整我们对机床行业的过分依赖,第二就是对机床行业通用产品的供给上做一些调整,要对一些供给方向上做一些调整,比如说,普通机床和简易数控的需求在下降,怎么应对呢?我们就要减少或停止这两类产品的生产,扩大中高端机床的配套能力。虽然可能有一些产能的失去,但是,从价值量,从产能的稳定性这方面,有了新的补充。另外我们这几年一直在承担国家重大专项,在产品结构方面的调整有了很大的变化,那就是走高端,先逐步形成小批量的应用,然后逐步再扩大。随着用户、机床厂家对你的认可,慢慢的在扩大生产范围和能力。另外就是除了机床行业,我们扩大了在非机床行业产品的开发和销售。我们这个产品,其实是以自动化领域作为配套前提条件的,机床行业只是我们进入的比较早,或者说是我们一个典型的市场,现在机床行业的变化,也让我们在非机床行业做出一些调整。那么非机床领域对机床领域的产品要求有些不同,是有特殊要求的,比如说,我们机床领域要求精度、可靠性等方面要求高一些,但是在速度方面的要求通常比较低,而非机床领域的精度要求可能不是很高,但是可靠性的要求比较高,载荷要求可能要发生变化,这些都是非机床领域的一些特点。针对非机床领域产品的特点,我们进行调整,首先从生产模式上开始,非机床领域的需求量大,要求生产效率比较高,因为它的单个价值量相对来说比较低。说低价格不一定是低附加值,主要体现在量大上。比如说汽车,行业平均的利润率,国外的在百分之一点几,我们国内的可能要高一些,但是它的量大,你不能说汽车行业就是一个低附加值的行业,汽车(行业)是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型产业)。行业转型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效,弥补了一些机床下滑产能上的不足,应该说只是刚刚开始。当然现在转型还没完全转过来,只是在某些地方开始转型,但是已经开始初见成效。

记者:现在机床和非机床业务各自占比如何?

李保民:我们原来机床占到60%多的产能,现在逐步下降到40%多。下一步调整的重点就是机床行业要主攻中高端,非机床行业要在一些特性上做调整,效率要上来,在内部管理上做一些调整,人员思想要转变。大家已经习惯单件小批量的生产方式,要转到那种高效率、快节奏的工作方式上来企业是需要作出很大努力的。

记者:您刚才提到企业面对市场变化做出的调整,这样对产业规模是不是也有影响?

李保民:是的。非机床行业规模要大于机床行业规模,但是你能不能满足这个规模要求,那可能就是我们面对的一个主要问题。

记者:在资金上是不是也有一定的要求?

李保民:对,但是我觉着资金问题不是一个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你能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关键是需求,解决了需求问题,我觉得资金问题还是很好解决的,这方面我们还是有所准备的。

记者:我们还想请李董介绍一下博特精工值目前所取得的成绩,有什么成功的案例可以谈一谈的?

李保民:整个比较起来,虽然我们公司发展比较快,但总的来讲,我们和国外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所以说,从企业的角度来讲,企业还没有发展到行业中龙头地位,不管是从规模还是从品牌影响力。和国外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但是我们现在,首先对基础研究的投入,这几年比较大,比如说我们现在建立了行业内唯一的一个重点实验室,在产品综合性能的检验、比较、实验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这对我们改进工艺、提升基础理论水平起到了关键作用。随着工作的深入,我们对技术的投入,可以说,已经尝到了甜头,这就会促使我们下一步如果想提高,就必须再加大投入。比方说,本来我们就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已经连续三届了,每一届三年嘛。我们在研发投入方面,还是比较重视,这几年我们投入的量可能比前十几年还要多,包括我们人才储备,包括我们和大学的合作,应该说取得了很多的成绩,这也反过来帮助我们在产品生产上取得了很大的提升,应该说在这方面是一个基础性的东西,这个东西不是暂时的,它是一个长久的发展重要支撑,我们现在除了在行业调整方面做一些工作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比如说我们现在对原材料的研究,原来我们满足于钢厂生产什么我们用什么,现在我们反过来,通过我们研究,通过我们试验,发现我们自己研究原材料,可以提出我们自己的成分要求,结合国外的,然后和钢厂来谈,形成一个标准,这个标准不是原来国家有的,现在是我们自己提出来一个标准,在这个标准基础上,我们和钢厂联合来生产,来制造,那么这个材料可能更适合行业的产品发展需求,更能接近国外的原材料标准吧。和国外的相接近,这样我们就能从根本上解决制约这个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当然我们也付出了很多的成本,因为我们国家的钢厂对规模化生产比较重视,对特殊需求的满足不是太重视,所以我们前期的投入很多,也确实做出了很大的付出。但是现在来看,已经见成效了。所以说我感觉在这方面对我们企业下一步本质的提升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就是从来没有做过的工作,是基础性的工作,而且非常基础,但是非常重要,其实我们和国外的用户推介,他们要跟我们讲,你们原材料不行,你们热处理不行,那现在我们至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包括热处理,通过试验看,我们已经基本达到了国外的先进水平,通过实践来看,和国外差距不大,这个层面的障碍已经消除了,消除这个以后,下一步我们在其他方面进行改进,随之要有一个更大的提升,这个提升,就可以把以前我们不好解决的问题统统解决掉了,企业坚持系统性的提升影响产品发展的关键因素,这样对行业的发展十分有利,就是一个从“渐变”到“质变”的过程,原来感觉变化不是太明显,可能下一步会有一个质变,产品质量会有本质的提升,这就是我们研究的结果了。

记者:下一步博特精工还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

李保民:应该说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但现在确实也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市场形势不好,前期一些较大的投入要受到约束,资金上面临着一些压力,这个压力可能是当前的主要困难,但是我们在应对困难方面有一些准备。这个调整的过程可能要承受一些痛苦,比如说提升效率、创新、人才储备等等。这些储备都是前期要付出的,后期才能见效果,但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所以这个痛苦的过程我们必须要有,没有的话,企业就不会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我们原来计划着也要做一些调整,包括现有生产模式的调整,就像这两天会议上讲的,其实我们都在做准备。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改变原来的重资产模式,什么都要靠自己去买,什么都要靠自己去投入,让企业背了很大的负担。你要买地,盖厂房,买设备,这些让企业背了很大的负担。下一步我们要在这方面做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就是要进行一个轻资产模式的调整,不要什么都自己买,要利用社会化的力量,我们只保证核心的力量,这是我们下一步重点做的方向。

记者:对于未来,博特精工的预期目标是怎样的?

李保民:我们的预期目标,一是对行业的发展坚定信心,因为这个行业是基础零部件,是基础性的,作为我们来讲,是关键零部件,没有这个基础的发展,我们国家转型升级是很难实现的。我们知道,现在在很多领域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像汽车、工程机械、机床、造船等等,但只是产量上的,要想真正的实现大而强,需要在核心领域进行突破,这其中就包含关键零部件的突破。当然,创新模式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核心零部件如果没有突破,将来我们国家规模再大都要受制于人。你没办法和国外竞争,为什么呢?因为你核心的地方你控制不了,就无法实现突破和超越。我们用量最大,但是我们买的价格不是最低,反而是最高,比如说铁矿石,比如说工程机械上用的液压件,你不进口,没有地方去买,国内又形成不了替代,这就是现实。只要国内能替代,马上国外的价格就降下来,所以我们现在处于一个非常难的角色,全是在背后做贡献,什么意思呢?比方说一个产品我们国内可以做,马上国外就把价格降下来,即使你不采用国内的产品,但是至少你享受着国内产品对国外产品的牵动,直接导致你的成本下降。所以,这个行业是国家必须发展的一个行业。第二就是作为国内的骨干企业,我们一定要发展起来,做强做大,争取做成关键零部件行业能够替代进口产品的知名品牌。比如说我们行业一提到这个产品就能够想到我们,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另外,我们一直也在积极的走资本市场的路子,当然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的波折,但是我们的方向还是要坚定的走下去。这个行业的投入比较大,不管怎么说,没有资本的力量,很难有大的发展。从这几个方面来讲,我觉着我们不但要坚定的走下去,而且要尽快的发展起来,为我们国家装备制造业的发展、关键零部件行业的发展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机经网:谢谢李保民董事长,我们也祝福博特精工在今后的发展中取得更大的成绩。

李保民:谢谢!

分享到:0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 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我要评论】 【全部评论(共0条)】

  • 还可输入(1000个字符)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金属加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精华访谈

大禾:用心打造产品最全的配件批发总汇

“DAHE”大禾挖机配件批发总汇成立于2004年,位于中国南方的商业中心广州。是[更多]

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更多]

访哈斯自动数控机械(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牟德华先生

不知从何时起有关“绿色”、“节能”和“环保”的字眼一时间充斥制造行业的各[更多]

陈企业:新兴产业助力中国经济保持向好态势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陈企业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更多]

专访库卡触觉工业机器人研发者Haddadin

“德国在全球工业机器人技术领域是排名前三的国家。”SamiHaddadin教授说。这[更多]